首页 >> 文保资讯 >> 专家专栏 >> <br>文物专家谢辰生——重建消失古建的做法只能为申遗减分
<br>文物专家谢辰生——重建消失古建的做法只能为申遗减分
2011年03月25日

      核心提示:然而,这些古建的原址如今大多已“面目全非”。以右安门角楼为例,这处古建的位置是旧城外城西垣南段和外城南垣西端的衔接处。

      目前,中轴线保护规划和申遗文本制作工作已经完成,沿线文物建筑的腾退、修缮以及缺失历史建筑的修复研究工作也开始启动。昨日,文物界老专家谢辰生表示:“重建消失古建的做法只能为申遗减分,非原址的复建都不应该进行。”

      去年,新中国成立以来北京最大规模的“名城标志性历史建筑恢复工程”和“百项文物保护修缮工程”启动,每年投入到文物与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中的专项经费增长到10亿元。当时,北京外城东南角楼(左安门角楼)、北京外城西南角楼(右安门角楼)和内城西南角楼(西便门角楼)等曾经北京城的“地标”建筑,都纳入了复建规划中。文物专家也曾表示支持原址复建。

      然而,这些古建的原址如今大多已“面目全非”。以右安门角楼为例,这处古建的位置是旧城外城西垣南段和外城南垣西端的衔接处。现在,这里是右安门西城根西口与广安门南顺城街南口处。通过对比1949年北京地图与现行北京城区测绘图的叠加发现,历史上这处箭楼的原址已被如今护城河河道取代。

      历史记载,这处古建始建于明嘉靖三十二年(1553年),明清两代多有修葺。楼以及城台高15米,对外两侧辟箭窗两层,每层三孔。民国十年,这里严重损坏,上世纪三十年代城楼被拆除。1953年,仅存城台也被彻底拆除。正是由于如此的“坎坷经历”,箭楼的历史资料较少,至今尚未发现关于它室内的文字、测绘图纸和照片等资料。

      “这种情况,就不应该进行复建。如果非常有需要,可以设立类似地标等标示。”谢辰生先生反复强调自己的观点。虽然这处古建是北京旧城外城重要的地标性建筑,它的存在确实可以勾勒出旧城的轮廓,但是目前原址复建已经不可能,“绝对不能造一个‘假祖宗’。”即使像西便门角楼存在部分遗址,另一部分位于西二环路南段,不能实施全面原址复建的,也不能盲目复建。

      其实,面临类似尴尬的古建筑还有不少。谢辰生先生坦言:“按照文物保护法,已经损毁的文物原则上不再复建。申请世界文化遗产必须是原汁原味的历史‘遗物’,盲目复建不仅不能为现有古迹增光,反而可能出现相反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  “遗产并不是靠年份界定的。只要是历史的痕迹就可以被认定为文物。”谢辰生认为,中轴线上的人民英雄纪念碑、国家博物馆、人民大会堂等建筑,虽然“年龄”上肯定会比故宫、景山等“古董”年轻不少,但是这些建筑本身也记录了一段历史,因此完全达到了被认定为文物的门槛。人民英雄纪念碑就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      另外,谈及文物古建的占用问题,谢辰生先生认为,文物古建也要靠人养。“空放着反而会伤害文物古建,只要合理利用,这些建筑中应当有人的活动存在。”

 
版权所有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 京ICP备12015914
联系电话:010-56792286 邮箱:zgwbjj@163.com

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390号


进入企业邮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