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文保资讯 >> 专家专栏 >> 马自树文集读后随想
马自树文集读后随想
2012年02月16日

 

       马自树同志是一位学而优则仕的文博事业的领导干部。他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历史研究生。在校时学业强、政治强。上世纪80年代初毕业旋即分配到中宣部并分工与国家文物局联系。我就是那时与他认识的。我是为了一批文物的归属问题寻求中宣部支持的,他听完我的陈述后,出乎我意料、斩钉截铁地说,这批文物应该归你们。他是非分明、态度明朗,令我感动。后来,他调到文博界担任领导工作,他对人对事的风格一直如此。文如其人,他的文章风格也都如此。例如那篇《剪不断,理还乱》的长文,直言不讳地猛批“经营权与所有权”分离的错误说法和错误做法。我们那时都知道这一错误说法是有来头的,但他不怕得罪人。他的那些批评文章大都如此,以致他在文集的前言中不得不写几句“如对某位领导朋友有不敬之处,在此赔礼了”的话。他的风格使我想起毛泽东同志关于文章“不要钝刀子割肉”的一段话。毛泽东1948年4月对晋绥日报编辑人员谈话中说,文章应当是生动的、鲜明的、尖锐的、毫不吞吞吐吐,用钝刀子割肉,是半天也割不出血来的。这也许就是自树追求的文风吧!

       我读他的文集,感觉到有一条思想路线贯穿在文章中,他的眼睛是向下的。文物保护、博物馆建设,他重视普及、重视民间。博物馆免费政策出台,他大声疾呼推动这一政策的贯彻,发表了许多文章解读政策,从理论上、思想上阐述其意义。实际上他对博物馆门票收费太高早有批评。他主张把博物馆门槛降到工人、农民都能进得起博物馆。他的眼睛看到的是底层的大众。我曾想自树这么强烈的工农情结,是否和他自小生活在农村贫苦人家的天然情感有关。后来我看到的并非如此。他当文物保护基金会董事长时,还大力开展对文物保护中民间小人物的评奖,关注那些在田野中守望文物的草根人物。虽然地位高了,始终眼睛向下。2001年我们两人差不多同时在文物报开了专栏。我的“东海杂谈”专栏在第六版,他的“今昔谈”专栏在一版。在“今昔谈”专栏里他写了不少以昔日的经验,指点今日江山的好文章。这个专栏他用的笔名“自庶”。于是我想他的眼睛向下的思想倾向,称为庶民路线可否?

      但是说他眼睛向下也不尽然。他的文章眼界十分广阔,中外古今、旁征博引视野绝非囿于一隅。他对新事物十分关注,为之呐喊,为之开路,十分用力。私立博物馆的出现在我国也算是一项新事物,它是在我国经济转型和社会转型中脱颖而出的。自树的文章中不仅大力支持而且寄予厚望。我自己感受最深的当然是他对中国生态博物馆的全力投入。生态博物馆不仅在我国就是在国际博物馆界也都是一种新思维、新探索。自树对之关注并非出自私交而是基于认识、基于对新事物的热情。他担任《中国博物馆》(学术季刊)主编后,写了许多篇倡导理论研究的文章。《学习型社会与博物馆》《建设研究型博物馆》都是这时发表的。他为保护这个刊物的学术水平,下了很大工夫。

       他的文集虽然谦称《文博丛谈》《文博余话》,实际上微言大义,每篇都写得很认真。他的夫人陈淑梅是人民出版社的资深编审,她说,自树写的那些小文章,搜集材料却下了大工夫。诚然如此。这就是马自树文集的阅读价值之所在。


(2011年12月14日6版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责任编辑:文歌





 
版权所有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 京ICP备12015914
联系电话:010-56792286 邮箱:zgwbjj@163.com

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390号


进入企业邮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