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文保资讯 >> 文保讲堂 >> 金枝玉叶的早殇——李静训墓出土嵌宝石金项链
金枝玉叶的早殇——李静训墓出土嵌宝石金项链
2017年03月23日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金1.jpg

李静训项链(王冠摄)

  九岁的女孩﹐在花蕾一般的年纪就不幸凋零了。家族的富有并没能延长她稚嫩的生命。

  她的曾祖父是北周骠骑大将军﹑河西郡公李贤。祖父李崇﹐是隋文帝时名将﹐战死沙场。小姑娘名唤李静训﹐自幼被外祖母──身为隋文帝长女﹑曾为周宣帝皇后的杨丽华养在宫中﹐备蒙恩宠。大业四年夏﹐隋炀帝车驾幸汾源宫(位于今山西省宁武县)避暑﹐李静训此时应是与外祖母同往﹐六月﹐不幸染病殁于宫中。

  长辈们悲痛万分﹐将她的遗体运回京城﹐埋葬在大兴城(即唐长安城)内休祥里的万善尼寺内﹐而不是城外那些冰冷的墓地里。宗教都会许给人一个身后的世界﹐对于生者﹐这也许是与另一个世界最近的心理距离。

金2.jpg

李静训项链上端(黄翼摄)

  早夭的幼童﹐仿佛是无人记忆的朝露﹐而夭折之痛﹐会在余生中反复折磨着每一位深爱孩子的至亲﹐葬礼于是成了爱意的最后表达。虽然生前并无封号﹐但小姑娘的葬礼规格超乎寻常﹐葬具采用了高等级的石棺椁﹐随葬品精美丰厚。1400年来﹐娇小的李静训安卧棺中﹐头戴金银珠花头饰﹐嵌宝石的金项链围绕于颈﹐两手腕各带一只金手镯﹐周身被奇珍异宝环绕﹐永远地停留在了那个芳华年纪。

  她佩戴的这条金项链﹐穿越时空依然华美非常﹐似乎在讲述着它不凡的来历和长辈们无尽的哀思。

  金项链周径43厘米﹐链身由28个嵌珍珠的金球组成﹐以多股金丝编织的索链将其连接﹐下端是一组垂饰﹐镶嵌火蛋白石﹑青金石和珍珠。金球由12个小金环焊接﹐环上饰小焊珠﹐垂饰的每块饰板周边也饰有金焊珠﹐这些特点﹐都可以追溯到西亚甚至希腊。

  金项链上端有扣钮﹐中央镶嵌凹雕大角鹿的青金石﹐左右各有一金钩连接链身。凹雕技法可以追溯到古代两河流域和伊朗高原。巴基斯坦呾叉始罗发现的三件约公元前4世纪宝石饰物﹐均有凹雕大角鹿形象。在古代﹐青金石的主要产地在阿富汗巴达克山﹐而这条项链的设计和工艺混合了来自希腊罗马和西亚的因素﹐暗示它可能制造于不同文化的交融地带﹐即西亚或中亚西部。同墓出土的还有异域风格的金手镯﹑金银高足杯﹑波斯萨珊银币等外国遗物﹐透露出这一时代中西文化交流的繁盛。

   小姑娘也许并不懂得这些珍宝的价值﹐更不知道它们来自何方﹐但是她的长辈﹐显然想用这些华丽的装饰﹐装扮一下他们再也看不到的容颜。

金3.jpg

李静训墓金手镯(黄翼摄)

  根据墓志﹐李静训字“小孩”。这一称呼﹐足见长辈对她的怜爱。香消玉殒之日﹐白发人的悲切可以想见。墓志文情凄婉﹐以“共知泡幻﹐何嗟寿夭”绝笔﹐而身处周隋乱世﹑对李小孩怜爱有加的杨丽华﹐丈夫﹑父亲﹑弟弟皆为皇帝﹐命中注定亦是一位千古伤心人。 

  【源流一物说】 

  幽室一已闭﹐千年不复朝。李静训生时﹐皇隋代周﹐杀戮初歇﹐她亡故不久﹐家族罹难﹐隋朝覆灭﹐周隋的烟云顷刻散尽。这短暂的九年﹐可谓乱世夹缝。

  而说起金枝玉叶的早殇﹐考古所见还有东魏茹茹公主(13岁)﹑唐永泰公主(17岁)﹑唐长乐公主(23岁)等等。这些曾阅繁华的女孩子﹐历史上未留下过多笔墨﹐在冢墓里封存了她们对于人世最后的记忆。今天我们重新翻阅故人遗物﹐是否还能依稀辨出她们眼中的风物﹑内心的波澜﹖

  (作者杭侃为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)


 
版权所有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 京ICP备12015914
联系电话:010-64025850 邮箱:zgwbjj@163.com

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390号


进入企业邮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