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公募 >> 长城专项 >> 长城保护公募活动中的“他”和“我们
长城保护公募活动中的“他”和“我们
2016年10月09日

他,在喜峰口长城脚下出生,这段长城伴他长大,充满了回忆!儿时,他经常约上小伙伴去长城上玩一圈,对这段长城十分熟悉,他还和破坏长城的人打过架,充当保护长城的小勇士。同时,他也见证了喜峰口长城一点一点的消瘦,每当回到家乡,望着山上的长城一点点的老去,却又无能为力。

当他看到朋友转发的“保护长城,加我一个”公益募捐项目后,由衷的为家乡的长城能够得到大众的认可并得以保护感到高兴。他希望,明年再回到家乡时,长城会更加坚固、踏实,祝福家乡,祝福长城!


1.jpg


他,1957年出生,生命中的前30年只是一个热爱文学的普通秦皇岛电力局工人。1984年中国青年节那天,他从长城入海处老龙头出发,开始了徒步考察明长城的壮举,用了一年零8个月的时间抵达嘉峪关,并出版《明长城考实》一书。直到今天,他从事长城保护与研究事业已经32年,为长城保护工作做出非常大的贡献。

他是董耀会,著名长城专家,得知了长城公募活动后,非常高兴,并捐了3200元。他说:“我从事长城保护事业32年了,一年100块钱,正好3200。”

前两天,他发起的“一起捐”还差几十元,就达到中国现有长城21196.18km时,朋友帮他补齐了,他非常感动,感觉实现了自己定制的一个小目标。他还有一个大目标,就是支持他一起捐的人数也达到21196这个数字。他说:“体量长,历史长,是长城的特征;人数多,人心齐,是长城的精神。一人捐一块钱,也是爱的力量!”


2.jpg


他,1947年出生,网名老普,一个普通、朴实的人,却干了件了不起的事!他前前后后用了10年的时间,研究长城老照片,不停地搜集、分析、爬山、复拍老照片,挖空心思,风餐露宿,花钱,花时间,花精力......终于,他成功出版了《追寻远去的长城》一书,共收录老照片580余幅,数量之多,地域之全,远远超过世界各大图书馆、博物馆和文史研究机构。

他是张保田,他为长城保护项目共捐了两次钱,有零有整,共1000.47元。1000元代表着他对长城的一份爱,0.47元代表着47年出生,一生致力于长城研究与保护事业。


3.jpg


他,是一个在北京工作了7年的80后,也是热爱户外的驴友。工作之余,爬过不少“野长城”,在他的眼里,山野的之美加上充满岁月沧桑的长城,就仿佛长城与大自然融为一体一样,这种协调的美深深的吸引着他,每次登上长城,都能心旷神怡。

正因这份对长城这一古朴、沧桑的历史文化遗产的爱,他在微信中看到长城保护公募项目后,积极参与,他说:“并希望尽自己棉薄之力,修复长城,长城不倒,我们不散。”


4.jpg


当然,长城保护公募活动的队伍中还有他们......


5.jpg

6.jpg

7.jpg

8.jpg

9.jpg

10.jpg

11.jpg

12.jpg

13.jpg

14.jpg

每一块砖石是平凡的,但无数砖石构建的长城是伟大的;

每一个“他”的力量是弱小的,但无数的“他”组成的“我们”是伟大的!



 
版权所有 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 京ICP备12015914
联系电话:010-64025850 邮箱:zgwbjj@163.com

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390号


进入企业邮箱